翻页   夜间
第一看书网 > 山涧之三教九流 > 92、净心神咒,净口神咒!
 沈韫丛、陈启林、柳结果则跟着救护车到了县医院。

  贺同、杜焱等人身上没有外伤,又是在古墓里昏迷的,初步断定可能是有害气体中毒,所以从急症室转到了中毒科!

  中毒科的主任牛吉光接诊,安排护士给贺同、杜焱等人做血检,拿到血检报告后皱起了眉头,对沈韫丛道,“沈教授,从血检结果来看,这几位病人的各项指标都很正常,白细胞、红细胞、淋巴细胞指数都没有问题,没有中毒的迹象!”

  沈韫丛有着丰富的考古经验,之前的考古发掘过程中,也遇到过古墓里有毒气的情况,所以贺同、杜焱等人昏迷后,他的第一反应就是中毒了,但医院中毒科的主任告诉他没有中毒,疑惑地道,“牛主任,有没有可能是一种比较罕见的毒素,血液检测没有检测出来?”

  牛吉光摇摇头,“即便是比较罕见的毒素,血检报告也只是没法确定这具体是什么毒素,他的血液指标是会出现变化的,但这几位病人的各项血检指标都是正常的,单从这一点来看,他们几个人确实是没有中毒!当然也不排除有些毒素,可能不会导致血液指标出现变化的情况!”

  沈韫丛是将军村考古发掘项目的负责人,而且是他指挥贺同、杜焱等人进入古墓的,对这次的意外事件负有很大的责任,现在事情远比他预料的要严重很多,心中有几分焦急地道,“牛主任,如果说是你说的那种情况,那有办法解决么?”

  牛吉光苦笑着道,“我从医二十几年,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实在是无能为力啊!”

  沈韫丛眉头都快拧到一起了,追问道,“牛主任,转院的话,你建议转到那个医疗单位合适一点?”

  牛吉光仔细地思忖了良久,有心无力地叹气道,“说实话,就算转到省里的三甲医院去,估计希望也不是很大,不过我们南石县有一个村里的卫生所,你到那里看看或许能有几分机会!”

  沈韫丛极其不解地道,“牛主任,你没开玩笑吧,转到省里的三家医院都没有希望,去一个村子里的卫生所能有机会?”

  牛吉光回忆几个月前的事,感慨地道,“沈教授,我可真没开玩笑!几个月前,我有两位病人中了致命白罗伞的毒,这种毒素的毒性极大,初期的隐蔽性又非常高,等察觉到的时候,基本上都错过了最佳的治疗时期!在病人生命垂危的时候,那位神医开了一幅草药,病人喝了之后立即药到病除!”

  沈韫丛沉重的心情略微有了一丝希望,问道,“牛主任,那位神医是那个村子的村医?”

  牛吉光满脸向往地道,“听说那位神医闲云野鹤神龙见首不见尾!不过他有一个女弟子,是那个村子卫生所的村医,你要是运气好,能请那位神医出手,没准有机会治好他们的病!”

  沈韫丛暂时没有更好的注意,“牛主任,你说的那个村子在那里?时间紧迫,我现在就去!”

  牛吉光拿出一张便签,刷刷地写了一行字,递给沈韫丛道,“青山镇九峰山沟儿村!”

  青山镇九峰山沟儿村?

  沈韫丛听着有点耳熟,突然想起两天前,似乎听陈启林提起过,谢过牛吉光之后,便赶紧向在外面等候的陈启林、柳结果问道,“陈叔叔,我记得你说你前段时间去过一趟沟儿村吧?还在村子里见识到过一位很厉害的高人?”

  陈启林不明所以地道,“是啊!贺队长他们的情况,医生是怎么说的?”

  沈韫丛有些激动地道,“中毒科的牛主任说从血检结果来看老贺他们没有中毒,但没法排除一些极其罕见的毒素可能不会对血液产生影响的情况,他这里没有办法解决,说就算是转到省里估计希望也很小,然后向我推荐了一位隐居在九峰山沟儿村的神医!虽然那位神医闲云野鹤神龙见首不见尾,但是那位神医有一位弟子是沟儿村的村医,所以我准备马上到沟儿村去,请那位神医或者那位神医的弟子出手!”

  “你们去过沟儿村的话正好,有你们当向导的话,可以节省很多时间!”

  柳结果对沈韫丛道,“沈教授,我家就是沟儿村的!”

  沈韫丛略微有些诧异,他虽然认识柳结果也有三四年了,但柳结果相对于他而言,终究只是一个晚辈,而且都是在考古发掘的时候才会见面,事情忙起来他还真没问过柳结果家的具体位置,惊喜地问道,“小果,你是沟儿村的人话,那你应该认识你们村子的村医吧?”

  柳结果肯定的点头道,“认识,按辈分来说,她还要喊我叔呢!”

  沈韫丛立即把柳结果拉上车,“陈叔叔,走,咱们现在就去!”

  车子在路上飞驰,青山在往后倒退。

  沈韫丛坐在车上有些忐忑,“哎,也不知道那位神医有没有在家!”

  陈启林似笑非笑地道,“没有意外的话,估计是在家的!但是他愿不愿意见你,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沈韫丛用惊奇的眼神看着陈启林道,“陈叔叔,莫非你认识那位神医?”

  陈启林没有直接回答,“哈哈,你没发现我身体的老毛病好了么?”

  沈韫丛之前有段时间没有见到了陈启林了,还真没太注意到陈启林的身体问题,经陈启林这么一说才想起来,陈启林之前经常咳嗽甚至是咳血,但这两天却没有咳嗽一声,恍然大悟地道,“陈叔叔,难道是那位神医治好了你的病?”

  陈启林点点头,“我之前不是跟你说山外有山人外有人么,那位神医就是山外山人外人!他的本事绝非你我能想象到的,不过那人淡泊名利喜欢清静,所以我之前一直没有说,现在没有办法了,也只能到山上去求他出手了!”

  沈韫丛眼里陈启林就已经是活着的传奇了,但就连陈启林这个活着的传奇都极其称赞的人,又是什么样的存在?

  车子到了沟儿村小学。

  沈韫丛尽管知道了那位神医隐居在山上,但还是先到卫生所里拜访了下柳又儿,把贺同、杜焱等人的情况和柳又儿说了下。

  柳又儿听着脑海中一片空白,但沈韫丛又情真意切,便厚着脸皮道,“这个……这个症状太复杂了,恐怕只有请我师父出手了!”

  陈启林见柳又儿为难的样子笑道,“行啦,那我们上山请柳大师出手吧!”

  爬到天元峰南坡的时候。

  陈启林、柳结果、柳又儿都停下来了。

  沈韫丛问道,“怎么不往前走了?”

  陈启林解释道,“前面的树林是一个阵法迷宫,我们直接走进去的话,肯定就会在里面迷路!”

  沈韫丛半信半疑地道,“有这么神奇吗?”

  陈启林望着山坡上的落日崖道,“比这还神奇!”

  柳又儿则在地气迷阵了来回往复了三次。

  杂门院子里。

  柳沧海在院子里修行的时候,从怀里的星耀石上感应到南坡的地气波多,知道是自己的熟人来了,便让青牛到南坡去把他们接过来。

  陈启林、柳结果、柳又儿、沈韫丛在南坡外等候,突然有一条比普通牛要健壮很多的青牛从树林走出来,陈启林、柳结果、柳又儿之前见过青牛很多次,内心都比较淡定平静。

  但沈韫丛却是第一次见到,吓了一跳道,“这条牛好高大威猛!”

  柳又儿兴奋地介绍道,“这是我师父的坐骑,既然它来接我们,说明我师傅还在山上!咱们跟着青牛走就行了!”

  陈启林、柳结果、柳又儿、沈韫丛便跟着青牛到了咱们的院子里。

  柳沧海已经收功,在院子里把茶到好,风轻云淡地道,“你们来了!”

  柳又儿上前就像是回到自己的家里一样,拿起一杯茶喝了一口道,“师父,又来了求医的,他还是陈爷爷的朋友!”

  陈启林道,“柳大师,我们又来了!”

  柳沧海问道,“可是遇到了什么棘手的事?”

  陈启林点点头,指着沈韫丛道,“这是我的一位晚辈,是省文物研究所的所长,负责这次青山镇将军村的考古发掘工作,在考古发掘的时候有六位施工队的队员,从山顶的盗洞进入到墓室里面后突然昏迷了,到现在一直都没有醒,去医院检查之后,医生说是没有中毒,即便是到省里去也没太大的希望,却把我们推荐到您这里来了!”

  没有中毒却昏迷了?

  柳沧海没有从体验人中获得八神咒之前,就算他有神乎其技的医道技能,估计也是爱莫能助,但现在他有神乎其技级的八神咒,若真是他猜测的原因,那他的确是有可能救活那六个人的,对陈启林道,“也许医院的检查结果是对的,他们六个根本没有中毒!”

  沈韫丛本以为陈启林推崇的隐世高人是一位比陈启林年纪还要大的老者,谁知道居然是一位看样子只有二十几岁的青年,出神地看了柳沧海好一会儿才道,“柳大师,如果他们没有中毒,那他们几个怎么会昏迷不醒呢?”

  柳沧海道,“中邪!”

  中邪?

  陈启林听着心中一惊,对柳沧海道,“柳大师,我当年有一位好友是搬山派的传人,搬山派是出自道门,略懂一些杂七杂八的东西,我曾经听那位搬山传人说过,在明末之前经常有邪祟,但是明末之后,似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所谓的邪祟,莫非现在又出现邪祟了?”

  柳沧海还是第一次听说这种隐晦的故事,摇摇头道,“中邪不一定是邪祟,也有可能是其他的方式,导致的邪气入体,不过没有见到真人之前,我也没有办法确定具体情况,只能说有这种可能性!”

  沈韫丛真挚地道,“柳大师恳求您出手救救他们吧!”

  柳沧海道,“他们现在还在医院里?”

  沈韫丛道,“是啊,在来之前,我们也没法确定这边的情况,所以老贺他们还在医院的病房里,不过柳大师你不想去医院的话,我也可以把他们转移到沟儿村来!”

  柳沧海道,“无妨!咱们直接去县医院吧!”

  沈韫丛见柳沧海答应了,就像是溺水的人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谢谢柳大师!”

  县医院。

  柳沧海、沈韫丛、陈启林、柳结果从车上下来,直接来到安置贺同、杜焱等人的病房里。

  沈韫丛道,“柳大师,就是他们!”

  柳沧海仔细察看了贺同、杜焱等人的症状,脸色隐隐有一股黑气,的确是邪气入体的状况,心里有打算,便对沈韫丛、陈启林、柳结果还有值班的护士道,“你们先出去一下,我应该很快就能处理好!”

  值班护士生怕柳沧海乱来,本来还不愿意走,但是在沈韫丛的强行要求下,还是离开了。

  柳沧海独自一个人留在房间里,掐着八神咒中净口神咒的手诀,默念着咒语。

  “丹朱口神,吐秽除氛,舌神正伦,通命养神,罗千齿神,却邪卫真,喉神虎贲,气神引津,心神丹元,令我通真,思神炼液,道气长存!”

  柳沧海指间暂放出一道璀璨的白色光芒,白色光芒分化成六个小的白色光点,像是一颗药丸一样飞入贺同、杜焱等人的嘴巴里。

  但是贺同杜焱等人还是没有醒过来。

  “看来邪气已经侵染到神魂了!”,柳沧海便有掐了一个净心神咒的手诀,默念着净心神咒的咒语。

  “太上台星,应变无停。驱邪缚魅,保命护身。智慧明净,心神安宁。三魂永久,魄无丧倾。”

  柳沧海手掌凝聚出一道黄色的光团,光团分化成六颗小流星,钻入贺同、杜焱等人的身体里面。

  果然。

  贺同、杜焱的嘴巴都动了动,头也左右摇晃了一下,似乎马上就要醒过来。

  柳沧海便推开门出去了,这整个过程,前后加起来没有三分钟。

  沈韫丛心切地扑上来,紧张兮兮地问道,“柳大师,贺队长他们情况怎么样!”
    《山涧之三教九流》来源:https://www.kanshu11.com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