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牧童”的全部小说

终极校园:接招!小子! 小小牧童

终极校园:接招!小子!

作者:小小牧童
简介:
     人群中飞起两道人影白霜霜旋身一跃,在三楼的地方单手搂住女生另一只手平肩而摆,左腿弯曲,长发随风飞扬,天人般缓缓落地,将已晕过去的女生平放在地上。深深的叹了一口气,不理会众人张大的嘴吧,转身离开,哎。。。
重生逆袭:神医世子妃 小小牧童

重生逆袭:神医世子妃

作者:小小牧童
简介:
     沉入湖底的少女突然睁开双眼,尊贵的楚朝长公主摇身一变成祁府弃女,没关系,这种渣爹不要也罢。 她凭借一手精绝医术,扬名天下。 渣爹要复合?关门,放狗! 世子来求亲?让他先排队! 摄政王有痼疾?正好,神医变毒医,让他生不能,死不得,尝尽...
庶女翻身:本姑娘来自天朝 小小牧童

庶女翻身:本姑娘来自天朝

作者:小小牧童
简介:
     她本是21世纪绝色神偷,亚州赌霸,身怀绝技,容色夺目,只因出了那么一点小小的“意外”,轮为穿越大军中的一员,很悲催的穿成豪门庶女,死爹死娘死爷爷的她,在府中众人的打压之下,将如何绽放光茫,锋芒展露!
妖王令:独宠逆天妃 小小牧童

妖王令:独宠逆天妃

作者:小小牧童
简介:
     妖王有令,独宠一妃,愿为妻奴,万世万万世。妖妃逆天,誓破苍穹。她拥有赵氏最尊贵的血脉传承,却惨被族人暗害,命丧深海。再次睁眼,她是相府二小姐,母亡,父渣,她誓要逆天,对胆敢藐视迫害她的人们,还以颜色..
弃女重生:神医太子妃 小小牧童

弃女重生:神医太子妃

作者:小小牧童
简介:
     医科博士一朝重生,相府嫡女成弃女,没爹疼没娘爱没关系,她以一根银针屡救垂死之人,打针输液有什么稀奇?她一把手术刀走遍天下,切喉剖腹,开颅续骨,以惊人的医术与医德,拢群臣,得天心,收民意,又得太子亲睐,风云势头一时无两,便宜爹来相认,她冷脸相...
父皇去哪儿 小小牧童

父皇去哪儿

作者:小小牧童
简介:
     穿越成废材又如何?未婚先孕有娃罩!不知萌娃爹是谁?母子二人名天下!还怕没人倒插门?“娘亲,我找了一个爹!”某宝领回个妖孽王爷,大声宣布。女人淡定抬了抬眼:儿子,别坑爹了,你是老娘是自产自销!
神医农女:傲娇夫君,惹不起! 小小牧童

神医农女:傲娇夫君,惹不起!

作者:小小牧童
简介:
     什么鬼?她竟然从23世纪大神医,变成了异世山村小农女! 祖母狠毒无情,伯娘刻薄算计,她堂堂神医为了一日温饱,只好撸起袖子把活干,种种田,治治病,虐虐渣。 啥?祖母缺钱治病?堂哥娶妻没钱?堂弟要借钱考学? 滚!历史有多远,你们就滚多远!!
霸气重生:惊才绝艳炼药师 小小牧童

霸气重生:惊才绝艳炼药师

作者:小小牧童
简介:
     穿越文,女主强大,爽文。她是21世纪隐世丹门的少族长,举族覆灭后,当她在异世霸气重生时,天赋,血脉,成为她征服世界的资本,她是炼药师?召唤师?铸造师?魔法师?还是武道强者?本书带你进入玄幻世界,与女主..
悍师戏萌徒:师傅请自重 小小牧童

悍师戏萌徒:师傅请自重

作者:小小牧童
简介:
     她本是天界仙女,法力高强,却被至亲所害,神魂寂灭之际,她忍受剥魂离魄之痛,生生抽离一缕魂识,逃入人间。 他是万年前的天界至尊,受万仙朝拜,万年后却成人间稚童,失去所有,忘记一切。 她说,你便叫清溪,因我在这清溪之畔遇见你。 她说,我是师傅,你是徒弟,我负责教你人生道理,带你闯荡江湖,而你则负责伴我左右,供我差遣,护我周全,任何事都要听我的。你要懂得尊重师傅,一切以师傅为先,以师傅的安危为重,有好吃的要先给师傅吃,有好玩的要先想到师傅。。。 他眨着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十分委屈道:“师傅,夜间睡觉时,能否别将口水擦在我身上?”
霸气重生:坠落风尘的女药师 小小牧童

霸气重生:坠落风尘的女药师

作者:小小牧童
简介:
     霸气重生:坠落风尘的女药师简介玄幻穿越文,女主强大,爽文。她是21世纪隐世丹门的少族长,举族覆灭后,当她在异世霸气重生时,天赋,血脉,成为她征服世界的资本,她是炼药师?召唤师?铸造师?魔法师?还是武道..
异能重生:逆天女医师 小小牧童

异能重生:逆天女医师

作者:小小牧童
简介:
     大难不死得以脱胎换骨,落难千金偶遇世外高人,读心术,失传古武,独门医术,以及万金难寻的炼药之术。十年,她由娇弱的小女孩,蜕变成神秘宗门高手,身携异能,逆天而行,关注本文,与女主一起,用异能征服现代都市。
娘子你好坏:嫩嫩相公宠不够 小小牧童

娘子你好坏:嫩嫩相公宠不够

作者:小小牧童
简介:
     简介:她是灵珑,她是一个传说。(上部完结)
鬼医重生:神秘夫君宠翻天 小小牧童

鬼医重生:神秘夫君宠翻天

作者:小小牧童
简介:
     一柄穿心剑,一碗剧毒汤。重生归来,她从天才阴阳师变成贵门弃女。明明是百年难遇的灵体,却被世人唾弃为不祥之女。不祥吗?呵——那我就让你们知道什么是真正的不祥。素未谋面的夫君太神秘,不予真颜相见,却夜夜现身榻侧。“夫君,我好冷!”推开。“娘子,我也好冷!”再次扑倒。“娘子,我阴你阳,想要不冷,需得阴阳调和才行,来吧!”‘璞呲’一声,某人的衣服碎成了布屑......